地  址:合肥市濉溪路祥源国际广场366号楼151层
电  话:0551-63369593  业务qq:633528475
邮  箱:oubo@oubo.com

商业和慈善如何融合?华附学生义卖十七年用创

作者:万象城娱乐    发布于:2020-08-02 19:10    文字:【】【】【

  6月10日-12日,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下称“华附”)一年一度的“雷”厉“锋”行扶贫助学义卖活动在学校修业楼和致知楼的架空层举行。受疫情影响,往年3月份举办的活动今年推迟至6月份举行,不过对于华附学子来说,这个了十七年的活动没有中断,已是莫大的欣慰。每年义卖筹得的都会捐给学校的育才基金。今年初疫情之时,华附团委也于1月31日从往年义卖所得款项中提取20000元,捐给广东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用行动贡献出华附学子的力量。

  “从寒假到开学的筹备,从开学到义卖前的宣传,从预售到补货阶段的销售,义卖像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让班里的每个同学都地奔向战场。”6月11日下午的华附义卖现场,高二(5)支部学生黎子菁正卖力地推销着班里的产品。她告诉记者,原本以为会因疫情取消义卖,“当时还挺伤感的,毕竟我们寒假就开始准备了。没想到前两周,我们突然得知义卖可以正常进行,全班同学欢呼雀跃,大家群策群力,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重新制作海报和预售单、确认产品、联系厂家、订货……”

  记者在现场看到,售卖的是实用的写字板、亚克力挂件、时间管理手账、明信片等。摊位前人头攒动,不少学生和老师都被印有华附建筑的产品所吸引。黎子菁说:“我们在征得原作者及同学的同意后,将去年义卖的爆红产品带到了今年,并美其名曰:大仙五款。”

  高二(5)支部第一天的销售战绩是1800多元,黎子菁和班里同学都很满意这个业绩:“我们卖的是很实用的产品,不止是学生,很多老师也来光顾,比如这个带夹子的写字板,特别受老师的欢迎。我们产品上的图案是去年爆红的设计,很多同学都来买这些印有华附建筑的产品,特别是这个状元桥的挂件,今天都脱销了,很多同学和老师都重新登记预约,我们得赶紧补货。”

  高二(5)支部摊位不远处,不时传来阵阵欢呼声,原来,高二(1)支部学生为了促销,准备了现场砸金蛋(抽)的活动。促销活动确实带旺了高二(1)支部的摊位,叫卖声也此起彼伏。学生肖睿说:“砸金蛋这个点子是班长想出来的,他平时会去参加动漫展,里面就有砸金蛋、送福袋等活动。我们也觉得这个确实挺好玩的。”

  与其他班都是初次体验义卖不一样,高二(1)班是奥班,初中三年在华附度过,他们对义卖更有经验。肖睿说:“我们班今年主要卖的是文具、钥匙扣等,成本和售价相对低廉,但要追求高销售量,就需要一些手段来销售。从义卖这几天的现场表现来看,砸金蛋达到了预期的效果,确实起到了造势的作用,吸引了不少顾客,特别是一些带着小朋友的老师和初中同学,都非常喜欢光顾我们摊位。而且义卖最后一天一般都会有一些存货,我们通过砸金蛋还能起到清仓的作用。”

  今年已是华附学生义卖活动的第十七年,华附校长姚训琪说:“学校经过慎重的考虑和评估之后,觉得今年还是要把这个活动传承下来,只要是对学生有意义、能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的事情,我们都会做下去。只是相较于往年,今年义卖的场面没这么热闹了,要避免大规模人群聚集。”

  2004年,华附举行了第一届学生创意义卖活动。“以前面对一些突发事件时,学校都会师生捐款救灾。但学生捐款只能回去向父母要钱,我们觉得,这样的献爱心形式,对学生来说可能感受不是那么深刻。如何把有意义的事情做得更有意思?于是就想到创意义卖这种形式。”华附团委、学生处副主任林春鸿老师介绍说,义卖是学生通过自己的劳动和创意去获取利润、实现价值,然后再用筹得的款项做慈善,“我们特别强调,义卖的产品要有学生自己的创意,如果能有华附的特色就更好了。”

  每年3月,各校都有“学雷锋”主题教育活动,华附把义卖活动也安排在3月,“所以,‘雷’厉‘锋’行这个活动主题就是这么来的。”华附团委组织部长陈健仪老师说。

  每年义卖活动的现场,除了华附师生外,还有不少身着外校校服的学生也参与其中,他们有的是兄弟学校的学生,有的是毕业的校友,还有学生家长等。不少华附校友会专程回到母校购买喜欢的纪念品。华附团委老师刘颖仪十年前在华附读高二,那时候她在学校团委负责组织义卖的活动,高中毕业后几乎每年的义卖都回来,如今她成为华附团委的一名老师,今年也负责义卖活动,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我与华附义卖结下了不解之缘。”

  十年来,刘颖仪在义卖中买的纪念品可以堆满一个书架,她最喜欢的是一个穿着华附校服的人偶做的笔袋:“这个产品既实用又好玩,不当笔袋使用的话,也是一个非常可爱的玩具。”

  刘颖仪喜欢买具有华附特色的产品:“我中意收集明信片,有那么两三年,我几乎把义卖活动的所有明信片都买下来了。”

  林春鸿说,很多毕业生回忆起华附的学习和生活,都会讲起义卖的经历:“这个活动的教育意义很大,通过义卖活动,除了让学生有职业体验,掌握更多沟通与协调的能力和技巧外,还增强了班级的凝聚力。”

  林春鸿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义卖,摄影社接到消费者投诉——“义卖明信片印刷质量差”:“投诉的学生强烈要求退货,而摄影社因为刚开始卖货,如果退货会影响后面的销量,损失很大。一时间双方僵持不下。”林春鸿当时让他们自己协商解决。两组同学谈判了两个小时,在充分了解了双方的和困难后,最终达成一致,大家各退一步:摄影社答应退货,但是要在义卖结束后,并且会赠送别的产品作做为补偿;投诉者接受了提议,表示愿意配合摄影社完成本次义卖。最后,双方都明白了一个道理:无论是卖方还是买方,都有一个共同的出发点——做慈善。

  林春鸿表示:“如果他们只是像平常一样坐在教室里上课,是绝不会遇到这种现实生活中的问题。义卖活动的亲身经历,让他们深刻体会了诚信、沟通、相互理解的重要性,活动了他们如何、做事。”

  每年义卖结束后,学校团委都会对受欢迎的产品进行盘点,选出几样特别受欢迎的产品摆放在学生服务中心,如学霸计划本、学生原创台历、原创书法作品、校园地图棋等。每年12月第二个星期天的“附中日”和12月底的“华附春晚”,不少校友返校都会光顾学生服务中心,购买自己喜欢的华附特色产品。“学生服务中心卖出的产品也是义卖的一部分,收入同样放入学校的育才基金。”陈健仪说。

  林春鸿介绍,华附每年义卖,平均净利润有6万元左右,最多的一年是8万多元,义卖款进入学校的育才基金,育才基金的使用也有规范的流程,主要用于社会公益活动。林春鸿解释说:“比如汶川地震、新冠疫情支援武汉、资助贫困学生等。每一笔资金的收支都会有详细的记录,并定期向学生公布,接受监督。”

  6月10日-12日,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下称“华附”)一年一度的“雷”厉“锋”行扶贫助学义卖活动在学校修业楼和致知楼的架空层举行。受疫情影响,往年3月份举办的活动今年推迟至6月份举行,不过对于华附学子来说,这个了十七年的活动没有中断,已是莫大的欣慰。每年义卖筹得的都会捐给学校的育才基金。今年初疫情之时,华附团委也于1月31日从往年义卖所得款项中提取20000元,捐给广东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用行动贡献出华附学子的力量。

  “从寒假到开学的筹备,从开学到义卖前的宣传,从预售到补货阶段的销售,义卖像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让班里的每个同学都地奔向战场。”6月11日下午的华附义卖现场,高二(5)支部学生黎子菁正卖力地推销着班里的产品。她告诉记者,原本以为会因疫情取消义卖,“当时还挺伤感的,毕竟我们寒假就开始准备了。没想到前两周,我们突然得知义卖可以正常进行,全班同学欢呼雀跃,大家群策群力,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重新制作海报和预售单、确认产品、联系厂家、订货……”

  记者在现场看到,售卖的是实用的写字板、亚克力挂件、时间管理手账、明信片等。摊位前人头攒动,不少学生和老师都被印有华附建筑的产品所吸引。黎子菁说:“我们在征得原作者及同学的同意后,将去年义卖的爆红产品带到了今年,并美其名曰:大仙五款。”

  高二(5)支部第一天的销售战绩是1800多元,黎子菁和班里同学都很满意这个业绩:“我们卖的是很实用的产品,不止是学生,很多老师也来光顾,比如这个带夹子的写字板,特别受老师的欢迎。我们产品上的图案是去年爆红的设计,很多同学都来买这些印有华附建筑的产品,特别是这个状元桥的挂件,今天都脱销了,很多同学和老师都重新登记预约,我们得赶紧补货。”

  高二(5)支部摊位不远处,不时传来阵阵欢呼声,原来,高二(1)支部学生为了促销,准备了现场砸金蛋(抽)的活动。促销活动确实带旺了高二(1)支部的摊位,叫卖声也此起彼伏。学生肖睿说:“砸金蛋这个点子是班长想出来的,他平时会去参加动漫展,里面就有砸金蛋、送福袋等活动。我们也觉得这个确实挺好玩的。”

  与其他班都是初次体验义卖不一样,高二(1)班是奥班,初中三年在华附度过,他们对义卖更有经验。肖睿说:“我们班今年主要卖的是文具、钥匙扣等,成本和售价相对低廉,但要追求高销售量,就需要一些手段来销售。从义卖这几天的现场表现来看,砸金蛋达到了预期的效果,确实起到了造势的作用,吸引了不少顾客,特别是一些带着小朋友的老师和初中同学,都非常喜欢光顾我们摊位。而且义卖最后一天一般都会有一些存货,我们通过砸金蛋还能起到清仓的作用。”

  今年已是华附学生义卖活动的第十七年,华附校长姚训琪说:“学校经过慎重的考虑和评估之后,觉得今年还是要把这个活动传承下来,只要是对学生有意义、能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的事情,我们都会做下去。只是相较于往年,今年义卖的场面没这么热闹了,要避免大规模人群聚集。”

  2004年,华附举行了第一届学生创意义卖活动。“以前面对一些突发事件时,学校都会师生捐款救灾。但学生捐款只能回去向父母要钱,我们觉得,这样的献爱心形式,对学生来说可能感受不是那么深刻。如何把有意义的事情做得更有意思?于是就想到创意义卖这种形式。”华附团委、学生处副主任林春鸿老师介绍说,义卖是学生通过自己的劳动和创意去获取利润、实现价值,然后再用筹得的款项做慈善,“我们特别强调,义卖的产品要有学生自己的创意,如果能有华附的特色就更好了。”

  每年3月,各校都有“学雷锋”主题教育活动,华附把义卖活动也安排在3月,“所以,‘雷’厉‘锋’行这个活动主题就是这么来的。”华附团委组织部长陈健仪老师说。

  每年义卖活动的现场,除了华附师生外,还有不少身着外校校服的学生也参与其中,他们有的是兄弟学校的学生,有的是毕业的校友,还有学生家长等。不少华附校友会专程回到母校购买喜欢的纪念品。华附团委老师刘颖仪十年前在华附读高二,那时候她在学校团委负责组织义卖的活动,高中毕业后几乎每年的义卖都回来,如今她成为华附团委的一名老师,今年也负责义卖活动,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我与华附义卖结下了不解之缘。”

  十年来,刘颖仪在义卖中买的纪念品可以堆满一个书架,她最喜欢的是一个穿着华附校服的人偶做的笔袋:“这个产品既实用又好玩,不当笔袋使用的话,也是一个非常可爱的玩具。”

  刘颖仪喜欢买具有华附特色的产品:“我中意收集明信片,有那么两三年,我几乎把义卖活动的所有明信片都买下来了。”

  不忘购买“华附特产”林春鸿说,很多毕业生回忆起华附的学习和生活,都会讲起义卖的经历:“这个活动的教育意义很大,通过义卖活动,除了让学生有职业体验,掌握更多沟通与协调的能力和技巧外,还增强了班级的凝聚力。”

  林春鸿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义卖,摄影社接到消费者投诉——“义卖明信片印刷质量差”:“投诉的学生强烈要求退货,而摄影社因为刚开始卖货,如果退货会影响后面的销量,损失很大。一时间双方僵持不下。”林春鸿当时让他们自己协商解决。两组同学谈判了两个小时,在充分了解了双方的和困难后,最终达成一致,大家各退一步:摄影社答应退货,但是要在义卖结束后,并且会赠送别的产品作做为补偿;投诉者接受了提议,表示愿意配合摄影社完成本次义卖。最后,双方都明白了一个道理:无论是卖方还是买方,都有一个共同的出发点——做慈善。

  林春鸿表示:“如果他们只是像平常一样坐在教室里上课,是绝不会遇到这种现实生活中的问题。义卖活动的亲身经历,让他们深刻体会了诚信、沟通、相互理解的重要性,活动了他们如何、做事。”

  每年义卖结束后,学校团委都会对受欢迎的产品进行盘点,选出几样特别受欢迎的产品摆放在学生服务中心,如学霸计划本、学生原创台历、原创书法作品、校园地图棋等。每年12月第二个星期天的“附中日”和12月底的“华附春晚”,不少校友返校都会光顾学生服务中心,购买自己喜欢的华附特色产品。“学生服务中心卖出的产品也是义卖的一部分,收入同样放入学校的育才基金。”陈健仪说。

  林春鸿介绍,华附每年义卖,平均净利润有6万元左右,最多的一年是8万多元,义卖款进入学校的育才基金,育才基金的使用也有规范的流程,主要用于社会公益活动。林春鸿解释说:“比如汶川地震、新冠疫情支援武汉、资助贫困学生等。每一笔资金的收支都会有详细的记录,并定期向学生公布,接受监督。”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9-2017 合肥万象城娱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