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合肥市濉溪路祥源国际广场366号楼151层
电  话:0551-63369593  业务qq:633528475
邮  箱:oubo@oubo.com

艺术书架│鲍希曼与承德地区的建筑

作者:万象城娱乐    发布于:2019-08-25 09:44    文字:【】【】【

  承德避暑山庄因其独具匠心的建筑设计和积淀丰厚的文化底蕴而受到大众欢迎,也被评为中国四大名园之一。今年,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鲍希曼与承德地区的建筑》,对建筑师鲍希曼及其关于承德建筑的研究做了总结,以他者的视角对承德历史和建筑做了一个概览。

  承德的避暑山庄和建筑建于康乾时期,是中国园林和建筑艺术的杰出代表。地理学家和探险家斯文·赫定在1932年考察承德,见到普陀乘之庙时曾说道:“端庄凝重的规划设计、气宇轩昂的建筑群所体现出来的那份精致优雅,依然历经岁月的沧桑得以流转,这使我们不禁被这个教建筑惊呆了,它正从中国最后的辉煌时刻中款款而来。”事实上,这一描述似乎同样适用于整个避暑山庄及其附近的建筑,甚至也适用于比他更早一些造访这里的那些西方人,契合他们的所见与所感。

  帝王行宫和皇家对帝王而言是专属和,对普通人来说则是禁地。在晚清,能够进入、参观这一地区的外国人,必须是获得帝王恩准的人,也只能参观被允许参观的地方。英国马戛尔尼使华团1793年访问中国之时,乾隆在此了这批远道而来的欧洲人。不过,当时法国达盖尔的摄影术还尚未发明出来,因此那个时候带回欧洲的图像还只是各种形式的手绘作品,当然,还有文字的描述。其中对承德避暑山庄描述的几段文字常常以各种方式被引用或转述,成为那一时期欧洲人对中国园林和建筑发挥想象力的重要材料。

  与其他的园林和建筑容易进入有所不同,承德的皇家属性使其在晚清帝国终结之前,始终处于相对封闭的状态,也一度是几位帝王在喧嚣动荡的城外的安居之所。因此,在早期西方镜头下的中国,如约翰·汤姆逊和菲利斯·比特的广为流传的中国影像之中,鲜有承德避暑山庄和建筑的建筑影像。

  1900年义和团运动之后,开始有许多西方人怀揣着各种不同目的趋之若鹜地进入承德地区,游览、考察或收藏文物。本书辑录的文献和影像,主要来自建筑师、汉学家、艺术史学者和建筑摄影师鲍希曼。1902年,他作为东亚驻军经印度来到中国,任期两年。在此期间,“中国建筑的结构和形式特征,在艺术性上的尽善尽美,以及与经验的纵深融合”,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而让他萌发了“有计划去研究中国建筑的念头”。1904年回国之后,在传教士兼东方学家达尔曼和家曼等人的支持下,鲍希曼获得德意志资助,赴中国进行建筑考察,其主旨是考察中国的建筑艺术与教文化,足迹遍及晚清18行省中的14个。

  1907年5月15日至6月6日,鲍希曼在承德地区进行建筑考察,主要考察对象是建筑,尤其是之中的宝塔。回国之后,鲍希曼连续出版了6本中国建筑研究的专著,包括《中国建筑艺术与教文化》三卷本,《中国建筑艺术与景观》(1923),《中国建筑》等。1912年和1926年分别在的普鲁士皇家工艺博物馆和法兰克福中国学社举办了“中国建筑”的专题展览,1931年完成了一部题为《中国》的纪录片底稿,发表中国文化和建筑相关的论文100余篇。先后在工业大学建筑系、洪堡大学艺术史系和汉堡大学汉学系担任中国建筑的教席。

  尽管鲍希曼对承德地区的考察时间并不长,也未曾出版承德地区建筑研究的专著,但纵观鲍希曼长达半个世纪的中国建筑研究,承德地区的建筑和宝塔占据着重要地位。在《中国建筑艺术与景观》《中国建筑》《中国建筑陶器》《中国建筑艺术与教文化·宝塔》(后皆称为《宝塔Ⅰ》)之中,讨论了大量承德地区的建筑范例,涉及的建筑影像近百幅。在2016年由魏汉茂整理出版的《宝塔Ⅱ》之中,承德地区的和宝塔建筑则成为一些章节的核心。此外,在1942年战时东方学会议上发表的《少数民族时期北方中国的宝塔》一文之中,承德地区的诸宝塔亦作为典型范例得到讨论。

  本书择取了鲍希曼对承德地区建筑的文献记录和图像,同时将他的观察和记录置入横向或纵向的比较之中,试图呈现以鲍希曼为主的来自异域的视觉面面观。这里需要指出的是,鲍希曼首先是一位建筑师,他对中国建筑艺术考察和研究的要旨在于建筑艺术与中国文化的关系,而他的照片采集也从属于这一主旨。与其他探险家、民族志学者、收藏家、博物学家、汉学家和摄影爱好者的观察和视觉呈现有所不同,而这种不同,从对同一建筑的拍摄方式上可以略窥一二。因而,本书也会对20世纪上半叶的其他西方人的相关照片辑录进行对比和补充,如公驻华公使穆默的《中国图像日志》、法国公工作人员拉里贝的《中国》、文物收藏者弗里德里希·贝尔契斯基的《论中国诸神:我在中国的旅行》等。此外,鲍希曼本人的著作中引用的照片,例如动物学家魏格尔德和探险家瓦尔特、日本学者关野贞等人的图片,亦被本书部分收录。

  本书辑录的内容,主要包括鲍希曼从往返承德的途中,承德避暑山庄和外八庙的整体布局,《宝塔Ⅰ》中“琉璃塔”这一章节,讨论了避暑山庄永庥寺琉璃塔和“外八庙”之须弥福寿庙琉璃塔,分别将作为本书第三、第四部分,接下来的几个章节分别是普宁寺、普乐寺、普陀乘之庙,其中安远庙(伊犁庙)的文献和图片数量不多,因此将《中国建筑》中伊犁庙的测绘图放置到“普乐寺”这一章节中关于安远庙的相关文字之后。接下来就是《宝塔Ⅱ》中第一部分天宁寺宝塔中涉及的三座承德地区的塔例,专门列为一个章节。而《中国建筑陶器》一书所涉及的承德地区宝塔的构件则分列到所属各个的章节之中。

  此外,本书附录译自鲍希曼在1942年东方学会议上的一篇文章《少数民族时期北方中国的宝塔》,之所以附录于此,一方面是因为该文中涉及承德地区的塔例,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其探讨的两种宝塔类型,即“天宁寺宝塔”和“塔”,对于理解承德地区和宝塔的整体风貌具有重要意义。此外,《宝塔Ⅱ》中的两个章节——“天宁寺宝塔”和“塔”,分别将承德地区的塔例列为专门的讨论对象,可视为相互呼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9-2017 合肥万象城娱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