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合肥市濉溪路祥源国际广场366号楼151层
电  话:0551-63369593  业务qq:633528475
邮  箱:oubo@oubo.com

涂文学夫妇及其《中国古代文化知识百题

作者:万象城娱乐    发布于:2020-04-19 10:15    文字:【】【】【

  涂文学、张乐和写的《中国古代文化知识百题》(全两册,50余万字,工人出版社1988年版)不仅把中国古代知识文化,诸如思想学术、教流派、文学艺术、传统史学、典章制度等呈示以人,而且把非知识文化,诸如礼仪风俗、衣食住行、古代杂技、茶道盆景等予以勾勒,使之在百题之中占有比例,表明了两位作者在把知识文化与非知识文化结合起来把握中国古代文化轮廓的设想。这种设想可以在中国古代文化史中找到大量,也是对中国古代文化史的基本面貌的梳理,因而它是可以受到肯定的。

  我以为,文化即人化或人的本质力量对象化的集合形态。人的本质力量对象化不仅呈示在知识文化方面,而且还表现在非知识文化方面。在知识文化中,非知识文化也充盈其中,如婚配,如饮食,如交际,如社会活动,如游乐。如果说知识文化的终极目标是为了人生和人类文化发展,那么,非知识文化有时更接近人生和人类文化的发展。尽管这两种知识文化在目标上是殊途同归,但是,非知识文化接近目标的跨度却比知识文化更短一些,而知识文化有时需要有许多转换中介方式才达到目的。这也许是文化目的论与文化方以及中国文化史价值论所面临的问题。在这方面,作为一本架接知识文化与非知识文化桥梁的《中国古代文化知识百题》是尽到了作者的努力的,因而它在目前读书界尤其在非专攻中国文化史的读者集群中不可忽略。

  从文化发展演进的角度看,非知识文化先于知识文化。这是因为非知识文化实践性实用性更强,与人类生活更为贴近;如果知识文化是对人类生活中的实践活动的理论陈述,显然,只有建立在非知识文化的基础上,知识文化才能扬弃史料的排比而有更大的切合人类体验的创造。但是,以往这种创造一旦转换成文化史陈述,便抛弃了非知识文化那处于基础和底层的深刻的部分,有时甚至因为对表层结构的津津乐道而失落了人类体验的原初模式;有时也因为思想文字渊源的追索而消解了对思想文字背后的人类经验的隐喻行为的研究。这种文化史研究作风,从“五四”至今一直存在。我不能说《中国古代文化知识百题》在这方面取得了了不得的成绩,但是,至少作者在这方面进行了探寻。我想起有些研究者从唯物史观出发研究文化史,多从当时重大社会活动、、起义过程着手,这是必要的,但是往往过于粗略,与知识文化在何种程度何种层次上来源于非知识文化则不够具体和细致,显得空泛。而《中国古代文化知识百题》的作者则前进了一步,在更细致更具体的层次上把握住非知识文化与知识文化的关系。当然,这本书作为知识性书籍,不可能对这重大关系有系统而又深刻的描述,但是,作者在这方面的良苦用心理应受到尊重。

  另一方面,当非知识文化导向知识文化之后,还有一个将知识文化普及化而在非知识文化中塑造并提高人的文化品格的问题。《孙文学说》曾将学者之而有碍民智开发和民力使用进行过评论,结论是:“不知固不欲行,而知之不敢行,则天下事无可为者矣,此中国积弱之原因也”。在文化史研究方面,学者在体用、知行等方面本应为改变人的文化素质,提高人的文化素养,从而使文化人为天下事而努力奋斗。但是,以往的学术研究过份的为学术而学术反而了文化人在行和用方面的意志,使知识文化与非知识文化不能转换为现实力量,而是在深远处又妨碍了学术文化自身的发展。因此,当代对中国文化史的研究有必要把经院论证与行之有效的社会实践结合起来,从学术角度鼓励文化人为国民的富强而抛洒热血和汗水。我们的时代文化正面临着商品经济基础上的重新建造,对古代那些具有实践性的文化的利用可能为这种建造起作用。

  我更希望读到那些对当代人的文化行为确有参照的文化史著作。也许这样,能够在根本上改变目前这种以书证书式的文化史研究范围和方法。哪怕有象《中国古代文化知识百题》这样的闪烁着新的研究火花的普及性作品,我也一样满怀兴趣。正因此,我在读这本书后得此体会,而以此书为证为评写下如上的文字,向读书的朋友们推荐这本书。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9-2017 合肥万象城娱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