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合肥市濉溪路祥源国际广场366号楼151层
电  话:0551-63369593  业务qq:633528475
邮  箱:oubo@oubo.com

徽派新作)赵焰:中国酒文化

作者:万象城娱乐    发布于:2020-05-20 08:11    文字:【】【】【

  人类为什么要喝酒?其根本是“壮阳”——酒是人类的壮阳药。人类天生有无助感,有孤独心。孤独要找安慰,要“打鸡血”。找来找去,找到了酒。酒可以让人血液加快,无所,气壮如牛。从生理学和医学角度讲,人类血液加快循环时,大脑会出现空白,凡大脑出现空白时,即成为愉悦。酒是这样,性是这样,毒品也是这样。只不过毒品对人的神经系统太大,所以要。人死亡时,大脑空白,以此类推,死亡应该不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酒让人不再寂寞,输入快乐和,于是酒成为人们的好伙伴。

  中国酒的历史很长,会种粮食的同时,就应该会生产酒了——粮食堆积发酵,产生了最初的酒。中国的酒,大多为粮食酒;的酒,大多是水果酒。中国的酒,不管是古代低度的米酒,还是元朝之后的高度酒,大部分由大米、高粱、绿豆等酿造,这符合中国古代农业社会的特点,也符合吃五谷杂粮成长的中国人的生理特点。

  酒最初在中国出现的时候,人们视它为非凡之物。为什么?不仅因为酒是粮食精,而且有魔幻的作用。人类早期,认识世界的能力弱,总以为有灵,以为事物的变化必有神秘的力量。以这样的方式去认识酒,人们认为酒中藏有,能左右人的行为,所以对酒高看一眼。

  商朝是酒的黄金时代。商朝者,来自东部,生活相对比较富庶,时兴胡吃海喝。周之后,有成语“肉林酒池”,说的就是商朝人喝酒,就像喝池中的水一样。这一个说法,有的意思,意为商朝人主义为上,不像周朝人,以为上。商朝人祭礼,喜欢请神喝酒;周朝人祭礼,喜欢请神吃饭。所以,商的礼器多为酒器,周的礼器多为食器。

  汉字中,凡是结构中带有酒坛子——“酉”或“酋”的字,多与酒有关。某些字的结构里即使没有酒坛,却也脱不了干系,文化命根子的“礼(禮)”,也带有酒味:“礼”这一个字,就是从另一个带酒坛子的“醴”字引伸出来的——“醴”,就是米酒。古人讲究“酒以成礼”,祭祀时怎样用醴,盛在什么杯子里用,由谁斟酌,由谁,都有严格的,这就叫作“献礼”。孔子出生于春秋时的鲁国,那一脉本是商朝的贵族,有讲究礼仪的传统,于是就格外重视这个“礼”。

  重视酒的礼仪和规矩,呢,则注重酒的内在。酒有性一面,跟的主张相吻合。从一开始起,就跟酒有天然的贴近性。庄子悼念亡妻,一边敲打着瓦缶一边唱歌,从行为和内容看,应该是喝了酒的,喝了酒之后,认识更加透彻,对于生命,更有一种冷静和洒脱。庄周是一个热爱之人,宁愿做烂泥塘里摇头摆尾的乌龟,也不做昂头阔步受人的千里马。这些主张,散发着饮酒的气息。春秋战国期间的中国文化,一直有真挚的倾向,是高蹈的,是尊贵的,充满着浓郁的酒香。

  魏晋名士喜欢饮酒,他们说:“酒正使人人自远。”什么意思?就是酒让人远离,超然物外,达到。他们又说:“三日不饮酒,觉形神不复相亲。”什么意思?还是觉得不喝酒的话,必为观念所,得不到解放和。魏晋嗜酒之人,首屈一指,当属刘伶。刘伶一辈子喜欢喝酒,著有《酒德颂》:“有大人先生,以天地为一朝,以万期为须臾,日月为扃牖,八荒为庭衢……兀然而醉,豁尔而醒,静听不闻雷霆之声,熟视不睹泰山之形。不觉寒暑之切肌,利欲之感情。俯观,扰扰焉,如江汉之载浮萍。”这一个牛皮,吹得够大,感觉够好。魏晋文人的“至人”境界,既是迷幻,又是佯狂,还有酒醉不醒的气息在里面。《世说新语》里王孝伯说:做名士不必真才学,只要做出无事闲散的样子,酒往死里喝,《离骚》背熟,就可以了。这是大实话,这是的境界,也是表演的境界。

  与官人、商人、匠人、农人相比,文人与酒,发出的声响更大。一部中国文学史,几乎每张每页都散发着酒香——曹操爱酒;陶潜爱酒;李白是手不离盏的“酒仙”;杜甫“性豪业嗜酒”,被郭沫若誉之“酒豪”…… 唐朝豪气冲天的时代,诗文和酒,相互衬托,相得益彰,缺一不可。李白诗:“自古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这话说得绝对了,中国历史上酒量最大的人不得而知。武松虽然喝了十八碗,不过一夜成名的原因,不是喝了多少酒,而是了老虎。酒与文与历史的关系是:只有作诗作文同时又喝酒的人,才能千古留芳。

  唐诗之后是宋词。宋词是唐诗的余韵,由兴致勃勃转到颓废悲伤,尽管余香若兰,不过脉息已近微弱。像是喝酒喝到尾声,从豪情转到悲哀;初衷是借酒消愁,孰料更添新愁。南宋叶梦得在《避暑录话》中说“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这是对北宋著名词人柳永的赞美。通俗的说法是:凡有酒水处,必有柳永词。宋朝饮酒,需有词曲美人相伴,有酒有词有美人,活色生香之中,有纸醉金迷的颓废。

  酒真是个好东西。漫长的古典时代,酒助人生长情怀,于盎然春色长亭烟柳中看舍外风景;或于萧瑟秋风中,渔舟唱晚极目看群雁南飞。酒,造就了独特的文化和,也创造了一种迷幻的氛围。酒,带给人想象和,也带给人诗意和独特的生命情调。

  酒发酵了诗文,也发酵了相关文化,比如花样百出的酒令。酒令,也是社会的产物,雅致的酒令,让酒有了美好的引子,像是微笑时手中的那枝花朵。《红楼梦》中,一干聪明的小女子,不喝酒可爱,喝了酒更可爱,会说各式各样的酒令尤为可爱,连湘云的烂醉如泥,也妖憨如仙女一般。粗俗的酒令,诸如划拳什么的,仿佛酒的添加剂,让酒的度数更高,气氛更热烈,更欲罢不能。

  文化的华章,文人的生活,因为有酒的助兴,变得更诗情画意。文不离酒,酒不离文,凡好诗好文,必有酒的影子。丰子恺就曾写道:“最好的酒肴,莫如诗句。”中国文化人即使跟酒不钟情,也很少有酒的。鲁迅不善饮,不过那首《自嘲》诗“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却是在郁达夫做东的宴席上做成的。郁达夫呢,酒量不大,却极嗜酒,曾作诗“大醉三千日,微醺又十年”,读起来气势如虎。文人雅集,必定要有酒,酒能活血,更能助兴,可以让文字飞翔。酒不像茶,茶越喝越淡雅,喝到最后,把自己都化为一缕轻烟;酒则不一样,越喝越浓,浓到后来不分彼此,年岁不分,地域不分,不分,星月不分。

  酒为什么受欢迎?因其有“真”。酒有真气,让人真实,诱发真情,也诱发。这是难能可贵的。人天生有追求“真善美”的愿望,“真善美”当中,“真”是基础性的,也是最本质的,没有“真”,难见到美,更难见到善。从酒中求“真”,虽是缘木求鱼,不过能求得一分是一分,得一分纯真,也是快乐。明清之后,中国“大一统”社会“明儒暗法”,双管齐下,“真”迹难觅。唯酒,才可以调动真实,实在不知是快乐还是悲哀?

  酒还带来了超越,即哲学所谓的酒神。酒神是什么?是与酒类似的狂欢、进取、创造、斗志和。人活于世,古板无趣是不对的,循规蹈矩也是不对的,需要现实之上的那一份来激活很多东西。酒神代表的,会让人做出做出不寻常的事情,以拓展人类的。

  尼采说:“酒神喻示着情绪的,是抛弃传统回归原始状态的体验,人类在消失个体与世界合一的痛苦的哀号中获得生的极大快意。”酒神,先导入人通向艺术,随后又由艺术通向美和。如此方式,高贵、典雅、质朴,不仅是前行和寻找,还是一种的回归。艺术、美和是三位一体的,它们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以酒神为引领来触碰它,是酒的幸运。

  中国的酒文化,在形而上的方面,酒神有所缺乏。酒给中国人带来的,往往是消沉、颓废、阴柔、讳忌和回避,没有向外发散的力量,也没有和斗志。中国文化的酒神,大多时锦衣夜行,只有在少数人身上厚积薄发。李白身上,是有酒神的:“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苏东坡身上,也是有酒神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把

  明清之后,还有问天的诗句吗?好象没有了。酒还是能喝的,不过喝完之后,只能“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中国人不敢问天了,平时置身于礼教的低矮檐下,不敢发问;喝了酒之后,血脉贲张,仍不敢问不会问。一直到新文化运动之后,鲁迅在《狂人日记》中,才出现这样的惊悚的句子:“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赵家的狗又叫起来了。狮子似的凶心,兔子的怯弱,狐狸的狡猾……”这样的句子,算是重新恢复了天问。不过声音仍弱小,暗夜之中,像蛇信子一样咻咻吐出,很难传得很远。

  中国知识人,不是没有情怀,只是缺乏浪漫。为什么?家国天下之价值追求下,心思重重,不堪重负,难得“为爱情为艺术”,难有普契尼般的咏叹。

  酒神孱弱,是现实的所决定的——现实凄冷,想依靠酒的力量,根本不够。中国人喝酒,大多是当成麻醉剂喝了。

  嵇康死后,阮籍活了下来,靠的是什么?就是酒。从《咏怀》诗中可以看出,酒成了支撑他生命的东西,酒麻醉了灵魂,就会少了很多。

  中国酒文化,不是完成超越,功能在安慰,在润滑。中国人喝酒,喜欢以菜相伴,甚至喧宾夺主,菜压酒一头,没有丰富的菜,是不喝酒的。酒与菜的结合,让喝酒更多地回归到日常,浪漫性减少,性增强,难荡涤出酒神。猜拳等酒场风俗出现,更让喝酒的主题发生变化——喝酒不再让人幽思和缅怀,而是让人耽于热闹和:“一品当朝,两榜利呀,三星照呀,四季红呀,五魁首呀,六六顺呀,八仙寿呀,快得利呀,全福寿呀,喜相逢呀……”从酒令就可以看出,酒席上散发的,全是。酒的气息不是轻盈而上,而是沉郁下行,渗透于腑脏及感官。酒神,也因此难以。

  中国的酒文化,文人是锦衣昼行,官人是素衣夜行。中国酒文化,表面上文人搅动一池春水,骨子里与酒精粘在一起的,还是,是战略,是鸿门宴,是煮酒论英雄,是杯酒释。

  至于当代曾经的酒文化——酒越来越多地变成了人情世故,带有越来越重的功利性——酒仙和酒神难觅,酒鬼和酒徒越来越多。是什么样子,酒场就是什么样子;社会是什么样子,酒场就是什么样子。酒场之中,着和谎言——先是僵尸一般地排座次,随后逐次敬酒,一整场地谄媚、、、浪费……一场酒喝下来,能把人累得个半死。好在现在少多了。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9-2017 合肥万象城娱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