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合肥市濉溪路祥源国际广场366号楼151层
电  话:0551-63369593  业务qq:633528475
邮  箱:oubo@oubo.com

中国人民大学博导方汉奇谈新闻教育与记者素质

作者:万象城娱乐    发布于:2019-03-15 10:10    文字:【】【】【

  “当好一个记者,我想德、才、史都很重要,“德”就是记者要有职业,再就是判断,能够的事物和观点的鉴别能力 。“史”就是对客观事物的了解,因为新闻事业涉及的方面很广,新闻工作者接触的方面很广,必须要具备各方面的知识。“才”就是要有这方面的文化、文采。在很多情况下,新闻记者的素质和一个历史研究工作者的素质很相近,历史讲究史德、史识、史才,新闻记者也是要讲究德、才、史,因为今天的新闻就是明天的历史。”6月13日人民网邀请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方汉奇做客强国论坛,就新闻教育、记者素质及中国新闻的发展历史与网友们在线讨论和交流。

  方汉奇,1926年12月生,广东普宁人。1950年毕业于国立社会教育学院新闻系。毕业后任上海新闻图书馆研究组馆员。1953年到大学新闻专业任教,1958年后调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任教。1972年至1978年再度到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任教。1978年至今在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任教。现任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顾问,大学、大学等十四所大学的兼职教授、课程教授和顾问,中国新闻史学会名誉会长。

  目前中国新闻事业处于一个大发展的阶段,对新闻工作者需求来讲已经多了起来、甚至是高了起来。目前情况下,我国的新闻教育应该在哪些方面做努力,才会有更多、更合格的新闻工作者出现呢?

  [方汉奇]:新闻工作者需要面对方方面面,因此他需要有比较广阔的知识面。他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他需要通过来报道、评述、表达和信息,他需要掌握很多专业的手段和专业的技能。另外,我们现在入世了,全球化了,我们马上还要举办奥运,很多记者要走出去,很多世界方方面面的人要到中国来,很多新闻事件涉及到世界的方方面面、各个地区。因此,对新闻工作者说来,熟练地掌握一门外语,能够兼通另外一门外语,掌握一到两门外语也常必要的。否则的话,就没有办法去执行任务。一个是专业的技能,一个是知识面,一个是外语,这对于新闻工作者来讲都常必要的。[网友]:现在有很多宁可要有经济法律等专业背景的学生也不要新闻科班毕业生。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方汉奇]:现在,新闻工作者需要在采编写过程中需要接触方方面面的专业知识,因此具有像经济、法律等等这些方面的专业知识的背景的学生从事新闻工作者有一定的优势,但是不能说新闻这个专业毕业的学生就完全不行,新闻专业的学生在整个接受新闻教育的过程中,他的知识结构当中也包括这些方面的知识,包括经济的、法律的、文史哲等各个方面。只是相对于那些专业背景的学生来说,新闻系的学生的专业知识不如那些专业学生那么深、那么厚。但是经过努力,新闻专业的学生也可以做到在某一个专业方面专、精、深。应该说,在同样一个起跑点上,不同专业的学生有不同的优势。新闻专业的毕业生优势就是对新闻的运作规律比较熟悉,可以很快地进入角色,很快适应工作的需要。相对其他专业的学生来说,需要有一个熟悉的过程。反过来,新闻专业的学生去接触某一个专业方面的时候,进入那个领域可能比不上相关领域的学生那么精、那么专、那么深,但是他经过学习,经过实践以后,他同样可以做到和其他专业学生一样的专、精、深。可以说,新闻专业和其他专业的学生各有优长,都需要学习。就像曹丕在点评论文的时候说不能“各以所长,相轻所短”,应该说新闻专业和其他专业的先生各有优势,但都需要不断的学习去弥补自己的不足。

  [网友]:方老师,在您看来,知识面、技能、外语,目前看起来我们的新闻教学在这方面大概是什么情况?

  [方汉奇]:新闻教育从建国以来,大体上按照这么一个比例来安排教学计划。大体上是25%的专业课,75%的文化基础知识课程,还包括一些必修的课。实际上新闻专业的学生大量的教学内容是文化基础,文、史、才、经等方方面面的基础课。只有25%是属于新闻事务有关的,跟新闻理论、新闻史有关的课程,所以,新闻系的毕业生必须以后除了做新闻工作以外,他在原有的基础上进一步深造和提高的话,能够适应人文社会科学等很多方面的不足。

  [网友]:方老师,我想到一个老的话题,以前对新闻专业尤其对新闻专业开课有一些争议,我个人认为新闻系是否要开?新闻专业是否要开?具体来讲,如果要开,具体多长时间?我个人认为目前结论已经出来了,可以告一段落,结论是什么呢?全国这么多新闻院校、院系,是否证明了这一点,类似这种新闻专业的教育和新闻专业的设置是否必要的呢?

  [方汉奇]:事实已经证明新闻专业常重要的。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我们新闻事业在发展。的时候,全国只有42家,建国初期也只有200多家,若干、若干,是58年以后才有,58年以前还没有。当时三五个新闻院系就足够了,可是以后,新闻事业发展得非常的迅猛,现在全国是两千多家,还是经过宏观调控的,如果不、不调控的话,还不只这个数,一千多个,一千左右的,新闻事业在迅猛发展,非常需要这方面的专业人才。你看,新闻教育这几年来发展的非常快,2004年的统计,全国办有新闻专业的院校大概有390多个,在校的学生是5万多,而且包括博士、硕士、双学位到本科,好几个层次,教师队伍是2000多,和建国初期简直没法比。

  [方汉奇]:新闻学加上学,实际上已经成为选学了,很多院校包括综合大学的文学系课、财经系课、系课,还有单科的院校都在办新闻教育,或者新闻学院,或者新闻系,或者新闻系,发展很快,这说明它需要。

  [方汉奇]:新闻普及教育是大家都利用去获取信息,获得知识,还是指的报道,普及到受众当中去,不知何所指。

  当好一个记者,我想德、才、史都很重要,“德”就是记者要有职业,再就是判断,能够的事物和观点的鉴别能力 。“史”就是对客观事物的了解,因为新闻事业涉及的方面很广,新闻工作者接触的方面很广,必须要具备各方面的知识。“才”就是要有这方面的文化、文采。如果作为一个文字记者的话,要有文采,要有新闻工作者需要的那些才干。在很多情况下,新闻记者的素质和一个历史研究工作者的素质很相近,历史讲究史德、史识、史才,新闻记者也是要讲究德、才、史,因为今天的新闻就是明天的历史。现在写的书面的历史是过去的新闻,这两者有相通的地方。

  记者应该有自己的职业,我记得一个外国的新闻教育家,具体来说就是日本小野秀雄,他是东京大学的是新闻教师,已经去世了,称为日本新闻教育之父。他曾经提出这样的观点,就是对于未来的新闻工作者首先要接受的一名教育就是职业教育。记者面对着很多的,有很多的职业寻租的机会。如果是没有职业,不讲职业,或者是逾越了职业的底线,不仅仅是被记者本人造成了身败名裂的后果,也会影响整个的声誉。所以,记者必须具有很好的职业:一个是求真;一个是求实;另外是不做违反法律的事情。

  [方汉奇]:我觉得那个记者拍的那些照片,捕捉到了现场带有一定信息量的一个镜头。我觉得如果他是用以人不慎掉到沟里作为代价而得到这组镜头的话,我认为不是那么值得提倡。他应该提醒人前面有沟呀,前面有坑呀,前面有有失去井盖的地下管道呀,他可以采取别的方式,选择别的一种镜头来报道这种事情,来提醒市政解决好市政建设当中的一些缺失,不应该以市政的缺失而人遭到不幸的方法去捕捉镜头。类似的情况,比如说有人要跳楼,记者在跳楼的现场去捕捉镜头,而跳楼者有跳楼的意图,而现场有很多的人民、社区工作者、医护人员在做一些防范的举措,或者进行一些沟通去劝说他。在那种情况下,摄影记者在现场等待这种事件的发生,捕捉到了,拍下来了,这个我觉得还可以接受。因为他是在现场第一线,有意识的去捕捉这个信息,而很多人在做跳楼者的工作,这样一种状况对摄影记者来说,这种做法是可以认同的。如果故意设置一些障碍,让人失足,那就不妥了。

  这次关于记者素题的关注,无疑是自上而下的,我注意到方老师回答网友问题的时候,有一个综合评价的,总体还是不错的。如果有些问题的话,目前有哪些问题需要注意一些?

  [方汉奇]:主要是职业。就是一些事实的报道,一些媚俗的报道,一些低级趣味的,还有就是有偿新闻,这都有悖新闻职业。这方面的报道都是不值得提倡的。

  我们国家面临一个大的变革时期,对新闻事业的要求很高,对新闻的从业人员要求很高。你对不管是在校的学生,还是正在从事的新闻工作者,还是对现在正在成长的新闻工作者,您对他们有什么想法?

  [方汉奇]:我觉得新闻工作者必须有非常广阔的知识面,要掌握熟练的专业技能,要有一定的敬业和职业,这是每一个新闻工作者都应该做到的几个方面。我希望我们的新闻工作者,在这个基础上不断地去接受新的事物,不断地去获取新的知识,因为这些都是新闻工作者所必须的。因为新闻工作者要面对众多的新事物,因此要不断地学习。每一个人都需要学习,新闻工作者尤其需要学习。新闻工作这个职业就是一个需要不断学习的职业。

  [方汉奇]:对不起,这个不应该由我来解释,我没有去解释,我只能说解。一般说,对世界或中国的某些重大的事件,是应该及时报道的。但是常常有这种情况,我们的不报道,或者延迟报道,这个要做具体分析。我觉得有的事件不报道或者是延迟报道是不对的,譬如有些灾难性的事件、有些影响到的福祉、人民群众的安全的事件,如果不报道或者延迟报道,对于新闻工作者说来,应该说是一种失职。但是有一些重大事件不报道或延迟报道,是必要的,是出于国家利益的考虑。像这种情况就应该理解,因为不报道是出于国家的利益,延迟报道是出于国家的利益。这种情况不光中国这样,全世界所有的国家都是这样,所有国家的对有些不利于他们国家利益的事件是不报道的,或者是出于策略性的考虑延迟报道。我想,我们这样做也是和国际接轨。这是我的理解,不能算是解释。

  [方汉奇]:我觉得就整体来说,中国记者现在的素质是好的。建国以来,新闻教育的发展有很大的发展。近半个世纪以来,新闻教育为新中国的事业提供一大批优秀的新闻记者。现在记者当中也有院校培养的,他们同样也是具有比较好的素质。我觉得中国记者的整体素质是好的,我们的记者非常辛苦的奋斗在新闻工作的第一线,可以说只要有新闻、有重大信息、重大事件出现的地方都会有我们记者的身影。在伊拉克的战场上,在珠穆朗玛峰的测量活动的过程中,在一些重大的灾难事件的现场中,都会有我们记者在场。他们所做的报道,既及时,又准确,而且非常专业,说明他们做了充分的准备,而且对于采访的对象、采访的事件有很深的了解。他们和在第一线的工作者需要付出同样的辛苦,承受同样的风险。所以说,整体的素质还是好的。当然也有个别不能胜任记者工作的新闻工作者,他们的专业素质不高,他们的文化的积淀不深,他们对所采访、所报道的事物和对象了解得不多、准备不够,这种情况也还是有的。这就要求我们的新闻工作者、众多的记者需要更好的发挥敬业的、更好的恪守职业、更好地提高自己各方面的素质,包括素质、文化素质、专业素质,还有一定程度的语言表达和沟通的能力。因为我们现在已经入世了,已经世界了。全世界的人都到中国来,我们也要走出去,我们的记者在对外沟通的能力上、在语言的表达能力上还需要进一步的提高。

  [方汉奇]:有满意,也有不满意。满意的是因为有很多正面的报道,提供很多正面的信息,我们的比较健康,像国外的一些媚俗的、的、追逐低级趣味的这些东西相对要少,健康的东西比较多。恐怕不满足的就是我们信息量还不够。我们的受众是多元的,需求也是多元的,因此我们的应该是尽可能的多方面去满足受众的一些不同需要,给他们提供更多的信息,让他们有更多的知情权,这些是我们要改进的地方。

  [网友]:的灾难发生不到24小时,的记者就到了这个偏僻的小镇四处采访,唯独不见的记者?

  [方汉奇]:这是我们记者的缺失啊,这说明的记者非常敬业,说明他们非常关注值得关注的信息。的记者都很年轻,这方面我们的记者应该向的记者学习。[网友]:的记者是全世界来讲敬业是最优秀的,不管他的观点对不对,就网民的话题,我们关心的是有没有可能把的记者、的和的记者做一个简单的比较,在您的印象中,大家各自有什么特点。

  [方汉奇]:的记者相对的年轻,敬业很好。但是整体的文化素质相对来说不一定有的记者这么高。的记者的敬业也是很好的,但是很多记者在采访之前都是仓促上阵,他们的准备工作做得不是很充分。所以,很多记者会在很多记者招待会上提出一些质量不高的问题,说明他们对相关的信息的背景知识掌握得还不是很充分。对的了解还不是很充分,准备工作做得还不够。所以说,海峡两岸三地各有所长,也各有自己的不足,可以互相学习共同提高。[网友]:我们也在讲的一些新闻的报道的方式,技巧的这些东西,包括有一些记者也是很敬业的,我们也在学习他们的东西,其实这是一对关系,这个东西怎么样把握好?

  [方汉奇]:中国有中国的国情,在中国做新闻工作要掌握中国的国情,要中国的国家利益,中国的新闻工作者要遵守法律,只能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活动。另外,党报或者是党的的工作者,还应该遵守新闻宣传纪律,这都是国内的新闻工作者必须掌握的一些原则。

  [网友]:您认为新闻事业是否也应当产业化?产业化,新闻商品化是不是中国新闻事业的方向?[方汉奇]:

  新闻事业经营管理方面当然应该产业化,经营管理部分、复制的部分、印刷的部分、的部分应该要产业化。但是新闻本身是客观存在的,新闻报道是对客观存在发生的事物的报道,而新闻报道的本身是有倾向性的、有导向性的,它可能是正面的导向,也可能是负面的。所以,新闻报道不应该是商品化,不能把新闻事业泛产业化、泛商品化。过去复旦大学的王中教授说有两重性,一重是党的宣传工具,还有导向,有性。另外,它又是商品,受众不能白给,不能白要。《大公报》说谁买我们的也是5分钱一份,王中也说过类似的话,他认为是有两重性,其中一重是商品性,但是这个商品性是指的媒介作为新闻载体的这部分、纸面的纸面部分,不是指新闻的本身,新闻本身不应该商品化。新闻本身就应该是新发生的事实报道,它不是像商品那样通过交易去改变的、去买卖的,所以,新闻商品化不是中国新闻事业的发展的方向。但是,的产业化、经营管理的产业化,还是应该进一步的强化。因为还有一定的经济效益,它可以通过一定的版面、通过广告、通过发行来取得一定的经济收入,扩大再生产,从而来发展的事业。但是,新闻是不可以用来做交易的。因此,这不是中国新闻事业的方向。

  狗仔队不好,因为他追逐的是个人隐私,出于一种猎奇的心理,出于一种媚俗的心理,也出于一种让能够多发行几份去做狗仔队,这个是不足为训的。但是,如果不涉及个人隐私,不涉及媚俗的需要,去捕捉那些关注的信息,我想这个还是应该允许,也是应该支持的,这两者之间还是有区别的。狗仔队主要是指那些追星的、媚俗的、关注个人私生活方面的那种信息而言,这两者应该是有区别的。

  记者这个职业有一个特点,就是必须到第一线,必须到事件发生的第一线。军事记者必须到战地,报道灾难性的新闻的记者必须到受灾的第一线。因此从某种意义来说,新闻工作者具备一定的。因为第一线,特别是特殊的场合,是存在的,包括生命的。我想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的职业本身就是需要冒一定的风险,如果你想作一个好的新闻工作者,就要有这种思想准备,就是要去冒一定的风险,包括军人、、医护人员,也包括从事其他职业的,比如建筑工人的各种专业工作人员,这都存在着一定的。既然你从事了这项职业,出于那种敬业的和你的职业,就要求你去勇敢的面对这种。因为这是你的工作所要求的,不能因为怕风险就去回避它。但是,新闻工作者也应该注意好自己,把人身安全所受到的降低最低限度。比如在前线采访戴钢盔、穿防弹衣,去艾滋病感染区或者像发生的时候去采访危重病人的时候,要注意必要的防范措施,把风险降低到最低程度,做到两全,既很好的完成任务,履行自己的职责,又减少或者避免了人身的安全。[网友]:方老师,我国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一部《新闻法》,你觉得最大的原因是什么?

  我们现在是一个法制的国家,除了之外,还应该有一些单行法。《新闻法》就是一个单行法,对新闻工作有一些原则性的,但是不可能非常具体。《新闻法》的研究已经将近有20年的历史。从80年代开始,社科院新闻所就有专门的研究人员从事这方面的研究,常委会也有专门的班子对新闻法做过研究,这方面已经有一定的基础,还参考了很多世界其他国家的《新闻法》。所以,《新闻法》的制定和颁布都是在计划中的事情。我记得当常委会主任的时候就提到要制定一部《新闻法》,准备工作都做好了,现在还没有制定主要是还有一些不同的意见,各方面的意见还需要协调。我想,《新闻法》作为一部单行法早晚是可以制定出来的。未来的《新闻法》既是对新闻工作者在工作上的一个法律保障,他可以依法进行新闻工作、新闻采访、新闻采编和报道。同时,他既受到法律的,也受到法律的约束,使得新闻工作能够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运作。这样一部《新闻法》,我想早晚能够问世,因为准备工作已经很充分了。

  新闻确实是一门实践性比较强的学科,它是应用文科,和文史哲那些学科比起来,它的实践性比较强,这是事实。“新闻无学”过去很多人有过这种说法,特别建国初期,“新闻无学”的说法还是被很多人所认同的。我想这种说法只是相对于其他的人文社会科学来说的,相对于文史哲经那些人文社会科学来说,新闻学的实践性比较强,它的学科的创立的年份也比较短,界上最早的第一本新闻学著作是的1845年,美国的最早的新闻学著作是1873年,在中国的最早新闻学著作是1918年问世。而文学、史学、哲学、经济学都上千年了,相对于那些学科来说,新闻学比较年轻、比较稚嫩一点。但是新闻不是无学,新闻还是有学的,这个学就是对于新闻实践规律性的概括和总结。从80年代以来,我们新闻学的研究情况就可以说明这个问题,新闻理论的情况我不清楚,新闻史的研究来说,从到现在20年,出版的新闻史的专著将近500多本,论文是5000多篇,将近6000篇,从方方面面去总结新闻历史,既有个别人物的、个别的,也有一个时期的,也有一个战役的,也有限于国内的,也有兼顾两岸的,也有涉及海外的,这方面的研究非常多。所以,我想从新闻学研究的这些年的可以说明新闻并不是无学,只是相对于其他的学科比较起来,新闻学是比较年轻的学科,还需要发展,还需要更好的概括和总结。[网友]:您在上世纪80年代写的《中国新闻事业通史》至今仍是各大高校新闻专业的必读教材。你自己怎么评价这本书?

  《中国新闻事业通史》是80年代集中全国的新闻史的教学研究工作者共同编写的,三卷270多万字,这仍然是现在各个大专院校新闻专业必读的教材之一。这本书成书比较早,80年代起步,下限就到80年代后期。所以,对80年代以后的新闻事业历史介绍得比较少,但是这个还不是主要的问题。主要的问题是当时编写这本通史的时候,在编写的过程中,还多少受到了传统新闻史教材编写工作的影响,特别是受建国初期前苏联以后《苏共报刊史》的编写题意的影响,具体到中国这部分就是以建党以来的党办的报刊这条主线为主,对党报以外的新闻事业的状况相对的介绍不足。实际上,在这一段时期,特别是现代这一段时期,除了党的报刊之外,还有大量的中间报刊、民办的报刊,也还存在着主办的报刊之外的其他党派的报刊,也就是左中右都有。我想,以我为主是可以的,但是不能偏废到只有报刊,对同时期其他倾向的报刊很少涉及,在分配上有所偏重是可以的,但是不应该失衡到现在这种状况。应该说对于现代半个多世纪,曾经在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出现的各种情况都应该有所概括、有所总结,这个不足我想在以后重编的时候尽可能的加以弥补。[网友]:方教授您好,当年改良派的《清议报》、《新民丛报》在海外影响很大,是否因为他们办报的比较成熟?

  一个《清议报》,一个《新民丛报》在海外,主要在日本,影响很大。因为主张是中国进行,希望中国能够振兴,是出于爱国的思想提出了一些主张,所以它的影响不限于出版的地区,大量的是发行到国内,影响还常大的。它的影响不仅仅是在20世纪初叶,在“五四运动”以前,这些还都有一定的影响。[网友]:方老师,我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比较关注您在新闻史方面的研究,我也注意到您带的博士生里面开始对新研究有。一般新闻史想的都是过去很远很远的事情,当从事新闻史研究的时候,跟我们当前的现实之间是怎样一种关系?怎样把握它?

  历史研究多少都是为现实服务的,研究历史不会是为研究历史而研究历史。研究历史是以史为鉴,在历史当中得到借鉴,来更好地做当前的工作,所以历史是能够很好的为现实服务的。[网友]:请问嘉宾和主持人,新闻史感觉挺陌生的,中国的新闻史从哪个朝代开始的?

  中国有1200年,中国有民办的1000年,中国有一千年的封建官报办报的历史,有一百多年资产阶级的办报历史,也有一百多年外国人在中国办报历史,还有80多年中国自己办报的历史,所以内容非常的丰富。

  我念中学的时候是抗日战争的时候,每个人都在关注当时抗日战争的前线一些战况,也对当时抗日战争的发展的情况,全世界反战争的发展动向,都有所关注。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对新闻系就感兴趣,想当记者,因为记者总是要到新闻的第一线去,去到事件发生的第一线,可以了解很多第一线的人、事可以得到很多第一手的信息和材料。所以对记者的工作感兴趣。后来没当记者也是到新闻系教书了,没有机会在第一线工作,仍然和新闻事业的第一线保持密切的联系。

  [网友]:听说您是以古稀高龄开始“触网”的,您能谈谈当时的情况吗?是什么让您对这一新兴事物感兴趣?[方汉奇]:

  我是96年开始换笔,主要是用电脑写东西,写出来的东西很干净,看起来很清楚。而且可以存,可以复印,很方便,是这样开始的。上网,我当时用的是386,上不了,后来98年买了一个奔4,就开始上网了。一上网以后,才知道网上的世界很精彩,所以一上去就下不来了。从98年到现在,一开始是先上网处理邮件,因为有很多学生的作业和兄弟院校需要交流的信息,都是通过电子邮件来进行的,然后就看网上的信息,看网上一些感兴趣的文章,了解一些新的情况、新的信息、新的观点,这对我的教学按和研究都常有帮助的。[网友]:请问你们有几个博士研究生?有几个硕士研究生?都研究什么呢?

  我是1984年开始招博士生的,那年中国高等学校开始招第一批新闻学的博士生,担任博导的一个是复旦大学的王中,以及人民大学的甘惜分和我。当时,招了两个博士生。现在到目前为止前后一共招了34个博士生,已经拿到学位的是20个,没有拿到学位正在读的是14个,今年又招了2个,还没有报到,9月份才报到。硕士生是78年开始招的,就是恢复高考以后开始招硕士生,78年有2个指标,9个人报名取了8个,不能都研究新闻史,所以,8个研究生就分到理论、时务等等几个方面,有4、5位老师分头带,我只带了2个。现在硕士招得少了一点,但是手头有3个硕士,以博士为主,都是研究新闻史方向的。第一批博士毕业生现在都是教授了,也都是博导了,因为他们都毕业了20年了。我带的博士生中现在当教授的也有6、7、8个了,他们都比我强,青出于篮而胜于篮,很多已经是新闻学、新闻教育方面的力量了。[网友]:方老师从事新闻教育这么多年,有没有设计一套教学体系方案?我认为是最珍贵的财富?

  从事新闻教育学是从51年上一点新闻史专题开始的,53年到北大开始正式上新闻史的课,53年到现在有50多年了,教了50多年的新闻史。年头是不少了,但是说不上什么教学体系。

  真实确实是新闻的生命力。因为新闻就是对新发生客观事物的报道,事实是第一性的,报道按是第二性的。没有事实,你去报道的话,就是向壁虚构,就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了。所以,真实、事实是新闻的第一生命。[网友]:目前国内新闻比较发展,现在大家从网上看东西比较多,提出了一个提出来,是不是说明国内的新闻公信力有一点问题?

  网上去看新闻,主要是希望扩大一些信息量,捕捉看一些上没有报道的或者漏报的一些信息,还包括相应的评论。应该说,主流的公信力还是有的,但是不能够满足受众的需求。因为受众的需求是多元的。[网友]:新闻对社会作用究竟有哪些?平常谈得比较多,当前应该怎样看它,怎样理解它?

  新闻的社会影响还是很大的,能够起到导向的作用,起到社会群体行为的导向作用。一个影响好的报道是国家之福,一个影响很坏的报道是国家之祸。所以,如果有负面东西的话,影响是很不好的。[网友]:现在的新,我们在网上都是这种情况,跟传统的作为一个新的从业人员来讲,您觉得在要求上应该有什么区别?

  应该是有区别,平面固定时间出版,顶多出一个晚报、一个早报,像国外有的平面是滚动性的,但毕竟周期有限。而网络是全天候的,24小时可以沟通的,而且是可以互动的,这些情况都是平面所没有的。所以各种有它的各自的优势,受众可以利用不同的特点和优势来为我所用。比如可以从平面看到一些深度报道、背景的报道、连续的报道,从网络可以及时的获得一些最新的信息;从电视直播可以看到第一现场的情况;是你在任何情况下,甚至是运动情况下都可以获得你需要的信息和评论。所以,的多元化使得受众的接受信息的渠道也多元化了。对于今天的受众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有利的一种条件。在58年以前,中国的老百姓晚上看不到电视。在上个世纪20年代以前,除了以外,听不到。相对的说来,我们现在的受众捕捉信息、获取一些信息和评论的机会就多了,手段也多了。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9-2017 合肥万象城娱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